• 这只落马"老虎"不一般 曾是作家、博士和审计官 2019-11-18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11-18
  •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-11-15
  • 上饶市2018年市县两级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活动举行 马承祖下达开工令 谢来发讲话 共开工项目191个 投资总额918.6亿元 2019-11-15
  • 重庆不雅照书记雷政富 2019-11-10
  • 风雨兼程,与党和人民同行brspan style=font-family 宋体, SimSun; font-size 14px;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span 2019-11-09
  • 纷纷“结缘”世界杯 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-11-04
  • 采用承载式车身 曝上汽大通全新SUV谍照 2019-10-30
  • “蔡家崖号”列车本月21日正式运营 2019-10-30
  • 勇敢挑战“不可能”(今日谈) 2019-10-26
  •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-10-26
  • 宁泽涛:状态已恢复三四成 早睡早起没时间看世界杯 2019-09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你看咱帖子所涉及的知识面、逻辑、心态等,不是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可能有的么? 2019-09-24
  • 中关村医院为中科院科研人员提供就医绿色通道 2019-09-06
  • 读书、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-09-06
  • 半单双中特网
    你的位置: 半单双中特网 > 最新小说 >

    金牌单双王牌单双中特:诸天狂武云昭乌涟衣小说_诸天狂武小说章节

    2019-10-23 23:26:24   编辑:小橙

    《诸天狂武》 小说介绍

    精品小说《诸天狂武》是君央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昭乌涟衣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"修仙路上的各位都是垃圾。赤城的天才少年云昭扛起霸斧,横扫天下,破穹霄,屠诸仙,斩万魔,宇内称雄,万界为尊??裎渲钐?,证道杀神。"...

    《诸天狂武》 第十章 焦家复仇 免费试读

    长剑透骨,刺断筋脉。

    血顺着肩膀一直往下淌,染红地面。

    焦雷捂着被洞穿的肩头,血流如注,根本止不住,而且整条手臂已经废,就算接上,也不能再用剑。

    “你......”

    血流过多,气力泄散,软跪地上。

    恶狠狠的死盯云昭,眼带怨毒,想不到他居然这么狠。

    云昭将剑拔出:“我说过,再有下次,你不会这么走运?!?/p>

    丢了剑,转身出门。

    山神庙外。

    十几个杀手正在严防死守,左顾右盼,害怕云昭会突然出现。

    正这时,云昭大咧咧从里面出来,由他们中间过去,还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。

    “辛苦了,我先回去睡觉,你们在这里守着?!?/p>

    那人一惊,扭头盯着他。

    这......这家伙不是云昭吗?

    众人更是感觉不可思议,一直傻愣愣看着云昭消失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山神庙内。

    “云昭?。?!”

    焦雷跪在那里,右手残废,震天狂嚎,面目狰狞:“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全家,云昭!”

    刚喊完,就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传来,正在接近。

    “谁?”

    他一回头,就见霹雳般的刀光在瞳孔中怒闪,跟着脖子冰凉。

    “噗......”

    细白的脖子忽然裂开一道血痕,随即爆喷血浆,满天飞溅。

    焦雷瞪着双眼侧砸在地,双眼鼓突,艰难喘息几口。

    腿蹬,气绝。

    刀回鞘。

    乌丹阳转身,融入黑暗。

    云昭,不必道谢,这是我应该做的,好好享受焦家的报复吧。

    第二天。

    云昭拿出两万两把老爹所有赌债,酒债一次还清,还在城中买了一套三进四合的大宅子。

    “昭儿,这宅子你花多少钱买的?”

    他爹云行儁一进去就愣了。

    左看右看,气派。

    前看后看,阔绰。

    一个字形容,太他娘壮观了,跟皇宫一样,简直吓人。

    云昭还请了不少家丁丫鬟,正指挥他们布置宅子。

    “不贵,三十万两而已,怎么样爹,还行吧?”

    “三十万两?”

    云行儁瞪眼。

    云昭笑嘻嘻的搂住他肩头:“爹,咱们的好日子就要开始了?!?/p>

    云行儁眼圈一红,感叹:“昭儿,爹能有你这样的儿子,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?!?/p>

    云昭道:“爹,说这个干嘛,一会儿四姨他们要来,我去看看菜准备的怎么样?!?/p>

    “爹!”

    云昭刚走,小巧玲珑的云琼就出现在门口。

    欢天喜地冲过去,扑进老爹怀里。

    被这一撞,云行儁差点摔倒,但还是笑的很开心。

    门口,乌破云领着乌涟衣出现。

    云行儁赶紧过去迎接。

    “来啦?!?/p>

    乌破云点点头,看了看宅子里红红艳艳的喜庆布置,面带微笑。

    “昭儿可真行,刚回来没两天,就能买下这么一栋大宅子,前途不可**?!?/p>

    她身后,乌涟衣将准备好的一个大礼篮递过去,只说了一个字。

    “贺?!?/p>

    云行儁接过来:“客气客气,快里面请?!?/p>

    有下人过来把他手里的礼篮接走,然后请他们进屋。

    云琼在老爹怀里,天真的问。

    “爹,我哥哥呢?”

    “你哥哥在厨房?!?/p>

    “我也要去?!?/p>

    从老爹怀里蹦下来,云琼没头没脑朝左边的回廊跑去。

    “哥哥,哥哥?!?/p>

    在大宅子转了一圈又一圈,云琼已经迷路,最后在下人指引才找到云昭。

    “哥哥?!?/p>

    云琼跑过去抱住他,笑嘻嘻撒娇。

    云昭摸着她脑袋,道:“四姨,来了吗?”

    “来了,哥哥我好想你?!?/p>

    “小机灵鬼,就知道说好话,走吧?!?/p>

    轻轻一捏妹妹的小鼻子,将其抱放在肩上,在宽敞大宅里迎风小跑,逗的她呵呵直笑,酒窝深陷。

    ......

    焦家。

    焦雷的尸体摆在大堂里,满脸死白,表情惊恐狰狞。

    肩头一处伤,伤筋断骨。

    喉咙一处伤,致命凶狠。

    焦雷老爹,焦家老三焦不烦,两眼瞪出血,双拳紧握,指甲刺破皮肉。

    “谁干的?!”

    冲昨晚那些蒙面杀手爆吼,声音传遍整个焦家。

    好端端的亲儿子死了,换谁都要暴走发狂。

    一个杀手哆嗦道:“是......是云家的云昭?!?/p>

    “云昭?”

    焦不烦突然一愣。

    他还真想不到,不是都传云昭已经被废了吗,那他怎么杀的了雷儿?

    这时,焦雷的三个姐姐问询赶来。

    看到一直疼爱的弟弟,就这么冷冰冰的躺在地上,死状凄惨,都哭的肝肠寸断。

    “小弟,小弟你怎么了,快醒醒啊?!?/p>

    “小弟,你死的好惨,二姐一定为你报仇?!?/p>

    “小弟......爹,这是谁干的,是谁害死了小弟?”

    焦不烦恶狠狠道:“云昭?!?/p>

    “云昭?”

    三女也都是一愣,站了起来,面面相觑。

    她们知道云昭被废的事,虽然没亲眼见到,但整个赤城都在传,应该不会错。

    “怎么可能,那个云昭不是成了废人吗?”

    “是啊,三叔,是不是搞错了?”

    “不管是不是搞错,我都要杀了云昭为小弟报仇?!?/p>

    最后说话是焦雷的亲姐姐,焦筱筱,其他两个都是堂姐。

    焦筱筱跟云昭从小结仇,一向看不起这个被家族扫地出门的家伙,经常联合乌家小辈去欺负他。

    尤其是三年前,在剑宗山的试选会上被他当众打败,更是发誓要杀他泄愤。

    “爹!”

    焦筱筱泪珠滚滚。

    “爹,还等什么,剐了云昭父子为小弟报仇?!?/p>

    他爹焦不烦也怒火烧心,点头道:“好,我们走?!?/p>

    提上刀,带着三女和一众手下,如狼似虎冲出焦家。

    先赶奔了云行儁之前的小破屋。

    里面已经没人,被怒不可遏的焦筱筱给拆了。

    随后,发散大帮手下全城搜找。

    “砰!”

    一个时辰后,找到云昭新买的大宅,一脚踢开,冲了进去。

    “云昭,滚出来受死!”

    焦筱筱大吼,将赶过来阻拦的家丁一个一个劈翻。

    正在庆祝的云昭等人听的一清二楚,不知道怎么回事,连忙起身出门。

    来到外院一看,焦家几十号人气势汹汹闯进来,还砍倒了不少家丁,全都气的不轻。

    “焦不烦,你干什么?”

    云行儁第一个出来质问。

    焦不烦胡子乱颤,指着云昭咆哮:“还问**什么,你问问你儿子,他了干什么?”

    云行儁扭头望着儿子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    云昭忽然冷笑。

    来了,肯定是为了焦雷的事,他娘的,打个架而已,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。

    “不就是捅了你儿子一剑......”

    “我杀了你!”

    还没说完,焦筱筱疯虎一般怒吼,挥剑扑来。

    云昭认出她来,连忙躲闪:“焦筱筱,你个疯女人,再来我就还手了?!?/p>

    “我杀了你!”

    失去心爱的弟弟,发疯的焦筱筱只剩下这一个念头。

    一剑一??衽?,非要云昭的命不可。

    “砰!”

    云昭侧身躲过,一个顺肘砸出,正中她后腰。

    焦筱筱内脏一震,一口血喷出,斜斜跌倒。

    “筱筱?!?/p>

    她大姐焦英雄,二姐焦娇连忙接住,心疼不已,死瞪云昭。

    云昭摊手:“不关我的事,是她疯狗似得要杀我?!?/p>

    最新推荐

    编辑推荐

    热门小说

  • 这只落马"老虎"不一般 曾是作家、博士和审计官 2019-11-18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11-18
  • 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2019-11-15
  • 上饶市2018年市县两级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活动举行 马承祖下达开工令 谢来发讲话 共开工项目191个 投资总额918.6亿元 2019-11-15
  • 重庆不雅照书记雷政富 2019-11-10
  • 风雨兼程,与党和人民同行brspan style=font-family 宋体, SimSun; font-size 14px;——写在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之际span 2019-11-09
  • 纷纷“结缘”世界杯 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-11-04
  • 采用承载式车身 曝上汽大通全新SUV谍照 2019-10-30
  • “蔡家崖号”列车本月21日正式运营 2019-10-30
  • 勇敢挑战“不可能”(今日谈) 2019-10-26
  •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-10-26
  • 宁泽涛:状态已恢复三四成 早睡早起没时间看世界杯 2019-09-24
  • 回复@大雨582:你看咱帖子所涉及的知识面、逻辑、心态等,不是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可能有的么? 2019-09-24
  • 中关村医院为中科院科研人员提供就医绿色通道 2019-09-06
  • 读书、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-09-06
  • 广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股票分析微信 北京赛车历史长龙统计 时时彩计划012路 复式在线过滤工具 下载个吉祥棋牌游戏 双色球蓝球遗漏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新疆喜乐彩票开奖 分分彩走势图冷热怎么分析